スズム和公寓管理員說明了自己的身分後搭上了電梯。

 

  他心情極好的哼著歌,此時電梯內沒有任何人只有他一個。スズム覺得要是電梯能再快一點就好了。

 

  電梯門一開,スズム立刻拖著行李箱踏出了電梯,然後一路狂奔到最後一間房間的門前。

 

  從錢包內掏出了三年來久違使用的鑰匙打開門,發覺整個房間靜的可以。

 

  スズム楞然的瞪著黑暗的房間,漸漸找回熟悉感的、打開了電燈。

 

  當初租的時候是獨立的浴室加上房間和小廚房,所以他清楚的看見了床上一坨棉被山。

 

  房間整齊的不可思議。通常都是スズム在打理整個房間還有三餐,但是中餐通常都因為工作的關係各自解決了。

 

  顯然「棉被山」聽到了電燈被打開的細微聲響將棉被撥開,然後錯愕的看著那個闖空門的傢伙。

 

  そらる腦袋渾沌的無法整理這龐大的訊息量,那個一年半沒給自己回信的蠢貨回來了。

 

  そらる一腳踢開了棉被,也不理會自己的眼睛到底是怎樣紅腫的程度,就伸手使勁的將自己撲向了對方。

 

  スズム意外的被そらる撲倒在地,他盯著那深邃的藍髮,思緒不禁飄到了多年前那個淋著雨的對方。

 

 

  其實最一開始出櫃的是そらる,沒有和スズム告知就擅自這麼做了他知道父母一定不會同意這件事情,但是他覺得人一生就是要為自己竭盡所能做一件事情。

 

  就算那件事情是傻事也無所謂。そらる坦白的告知了父母,免不了的是被鞭打的下場。就算痛也要忍過。當時咬緊牙根也要拚過的心情,壓過了痛楚。

 

  但是忍過後那半夜隱隱作疼的傷口卻如同火焰般燃燒,そらる吃痛的無法使眼淚停下,只好放著使眼眸哭腫。

 

  由於翻身就會受到無比痛楚,所以そらる就渾身僵硬的躺在床上胡思亂想,最後他打定主意了。

 

  他想去找スズム那般強烈的思念驅使著遍佈傷痕的軀體,そらる簡單的收拾了行李後推開了房門,離開了陪伴他十幾年的家。

 

  之後,老天爺似乎也在為他的父母感到悲痛似的,不留情的降下了甘霖。

 

  打在身上冰冷的雨水似乎助長了火焰的攀爬,從腳底蔓延的痛傳自大腦,全身不停的顫動著。一個人走在東京的路上,そらる覺得眼前的街道非常的長。

 

  明明以前覺得很短的。そらる握緊拳頭吃力的邁開腳步狂奔,スズム的家不會說很遠,但是一段距離總是有的。

 

  直至そらる按下對方家的門鈴時,他才發現自己的意識好像無法再承受任何的奔波勞苦了。

 

  無力感自全身傳來,像是快被抽離地心般的、そらる跪在門前粗喘著。

 

  そらる已經弄不清臉上的到底是方才的雨還是無意間流露出的淚滴了。

 

  「……」輕起薄唇,吐露出的是──

 

  愛人的名字。

 

 

  只有一聲的門鈴實在令人難以察覺,但是眼皮不斷狂跳的スズム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而且是非常大的事情。

 

  スズム在柔軟的床鋪上左翻右翻,怎樣就是睡不著。連舒眠音樂都播出來聽了,還是無法入眠。

 

  然後他便聽見了那微弱的門鈴聲。「叮咚。」在夜深人靜的半夜雖說很大聲,可是很不好的是スズム的房間在二樓的最裡面。

 

  所以門鈴聲很小聲。スズム的聽力還不錯,他楞然的盯著天花板,在想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靜了一會後,發現沒有再聽到任何聲音的スズム覺得有些古怪。總感覺如果自己沒去開門會很後悔的。

 

  然後他就去開門了。胡亂的套上了襯衫和外套,小心翼翼的不讓自己的腳步發出太大的聲響。

 

  他打開門後差點發出尖叫聲。因為眼前的是躺在地上、渾身溼透且臉色潮紅的そらる

 

  覺得不妙的趕緊將對方抱進屋子裡,然後帶到了自己的房間。スズム不在意自己的床單是否已經沾染上了對方的雨水的將他放到了床上

 

  好冰又好燙。抱起了對方的スズム下意識的反應。他慌亂的將對方的衣物褪去,然後抱進了房間內的浴室。

 

  對方完全無力的垂掛在自己的身上,スズム只好也褪去衣服替他處理一切。

 

  他肯定對方一定發燒了。スズム用熱水將對方的身體沖洗後,認真專注的用了沐浴球替對方洗澡。

 

  等他將對方抱出浴室的時候天已經快亮了。スズム簡潔有力的將濕漉漉的床單退換了新的後,從衣櫃抽了衣物給對方穿上後安置到了床上。

 

  坐到了床沿旁的地板,盯著對方的俊臉,スズム恍惚的回憶起了自己是如何和對方好上的,然後陷入了沉思。

 

 

  スズム到底是怎麼和そらる熟稔的,八九不離十是因為那如同少女漫畫劇情的相遇吧。

 

  那時候因為剛好有靈感的スズム在音樂教室譜著曲的時候,聽見了教室外傳來的悠揚歌聲。

 

  那是配合自己的曲子填上的詞。スズム很訝異居然有人可以那麼短暫的時間就將歌詞想了出來,而且跟自己的意境相差不多。

 

  スズム認為這一定是個非常值得交往的朋友。於是他們就時不時都來音樂教室交流。

 

  而スズム也知道對方是大自己三歲的學長,目前正面臨著大考。但是スズム一點都不替對方感到擔心,因為對方看起來就是我不管怎樣沒讀書還是會過的態度。

 

  於是スズム就這樣逐漸的愛上了そらる,說不上什麼感覺,他知道對方就像是黑寡婦一般、向自己下了毒蠱,無法抽離對方,而酥麻的戀愛感侵蝕著身心。

 

  初戀對於スズム來說,就是檸檬汁加了大量的白砂糖。而被掩蓋在砂糖內的檸檬時而不時的散發著酸澀。

 

  一開始淡淡的佔有慾,直至最後無法自拔的獨占慾,逐漸滿溢出液體的玻璃罐,因為無法在填裝而爆裂的瓶子。

 

  就這樣スズム在陽光明媚的下午對そらる告白了。清清楚楚的交代了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上對方,甚至沒有辦法交往也沒關係的決心。

 

  但是スズム覺得對方沒有辦法交往也沒關係這句話真的是違背自己的心。因為如果對方不跟自己交往的話,也沒辦法在維持友好的友誼了吧。

 

  意外的是,そらる漾起了一抹媚笑攬過了自己的手。

 

  「請多指教,スズムくん!」以無比高的音調說出了第二句話,語氣還帶了一點甜膩。

 

  「啊、也請多多指教,そらるさん。」スズム怔了怔,連忙回答。

 

  無比擴大的笑容已經掩蓋過了失望。

 

 

  從那時候開始,兩人就隱藏住感情,只在獨處的時候才會顯現出那戀愛的感覺。

 

  目的是為了不被察覺而破壞了兩人的愛情。

 

  那如同潮水般襲來的對方正在自己的懷裡泫然哭泣,スズム連忙緊摟對方的背部。

 

  怎麼感覺比以前要瘦了些。スズム習慣性撫了對方的蝴蝶骨,發覺骨骼愈來愈突出,而肉也薄了一些。

 

  「歡迎回來,スズム」早在多年前就直接叫對方的名字了。スズム親暱的用下巴抵著對方的頭部輕輕摩擦。

 

  「嗯、我回來了唷。」伏起そらる的身子,スズム朝對方溫暖一笑。

 

  「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そらる悶煩的聲音自薄唇傳出,スズム粗魯卻溫柔的揉揉對方的藍髮。

 

  「怎麼可能嘛。」スズム低啞的笑。

 

  そらる不禁的白淨的臉龐竄出了血色,自臉頰開始延伸至脖子、耳朵。

 

  スズム知道そらる一定是在為自己的不信任而感到害羞,於是他用手捏捏對方柔嫩的臉頰

 

  「沒怪你的意思唷,雖然你這樣很可愛啦。」スズム壞壞的笑笑,然後輕而易舉的抱起了對方,感受到對方的重量,スズム不禁一陣感嘆。

 

  「啊啊──還真的變瘦了呢……」スズム將對方抱至沙發上,自己也坐到了對方的身旁。

 

  「哼。不是說四年才回來嘛。」

  「為了你早點回來啦。」

  「喔,我的生日禮物呢。」

  「這個就──等我先看看今天幾號再說啦?」

  「欸欸你好壞哦!!你明明就知道今天幾號啦!」そらる嘟起嘴。

 

  今天,是十一月三日唷。

 

  「歡迎回來,親愛的。」

  そらる害臊的、蜻蜓點水了一下スズム的唇。

 

  睽違三年的,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傻傻 的頭像
傻傻

un:c一生愛♥

傻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