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之後雖然在走廊會看到對方,可是都沒有任何的交談,只有眼神的交會。

  夏代孝明想了一下為什麼會讓對方認為自己的聲音很好聽,大概也只有前幾個禮拜被抓去班上某個女生的慶生會的時候,被硬塞了麥克風說一定要唱歌吧。

  可能是有人說出去的吧。夏代孝明有些懊惱的收拾著桌上的講義,準備移動教室時、「夏代孝明,體育課同地方。」

  夏代孝明全身顫動了幾下,對方的聲音雖然只有聽過一次卻記得特別的熟悉,「嗯。」

  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回應他,夏代孝明沒有多想什麼的移動了上課教室。

  這兩節課是在美術教室上的,夏代孝明挑了一個沒什麼人會注意到的位置坐下。

  老師丟了一個作畫題目後就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夏代蹙眉。

  作畫題目是邪魅。

  難理解老師的思想,夏代孝明決定不再去理會老師的腦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

  拿起了鉛筆開始構圖線稿,窗外風徐徐的吹著,外頭的樹被柔風愛撫著發出了沙沙的聲響。

  畫到了一個大概,夏代才發現自己淺意識竟然跟著對方走,構圖是擁有紫眸的他。

  夏代想、既然畫下去都畫了,那就這樣吧。嘆息著,拿起水彩筆開始上色,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

  夏代在那雙眸下了很大的功夫。他疊了很多層顏色,從最淺的顏色疊到他認為最漂亮的紫色,然後頭髮也用心的塗了。

  對方一頭褐色碎髮在陽光下燦爛飄逸的樣子偶然的印在了自己的心上,夏代抿了抿唇開始著手衣服。

  衣服是學校的制服。雖說他穿上別的衣服一定很帥,但是還是決定使用了制服。

  ……其實我也繞著他轉。夏代懊惱的望了一眼窗外,發現那人竟然坐在樹幹上。

  你現在才發現?他的唇型似乎是這樣說,夏代的手不禁抖了一下。

  幸好剛把筆放回水桶裡面。夏代僥倖的想著。

  「翹課跑來看我?爬樹很危險。」
  「你在擔心我。」

  又是肯定句。夏代蹙眉的瞪著對方,對方的眼眸像是笑著一般的瞇了細長。
  
  夏代決定放棄理會這個腦袋有洞的傢伙,繼續畫自己的畫。

  對方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安靜的坐在樹上看著自己的作畫,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

  「再五分鐘評分。」老師慵懶的伸了個懶腰,然後繼續玩著自己的電腦。
  這老師也真夠……夏代已經沒有餘力可以去吐嘈了。

  夏代將自己的名字寫在左下角,基本上畫已經完成了。

  「畫的不錯,很帥。」
  「你可以再自戀一點沒關係。」
  「我超帥。你說可以自戀一點沒關係的。」

  夏代再度放棄與對方溝通,總覺得怎麼說都不會有嬴的一天的。
  事實上,夏代真的贏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傻傻 的頭像
傻傻

un:c一生愛♥

傻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